新生的奧秘 The Mystery of the New Birth

March 30, 2014 Sermon at Tenth Avenue Alliance Church
十街宣道會
11 W10th Avenue, Vancouver, B.C.

Speaker: Ken Shigematsu
Translator: R. Lin

英文原講   Click here for original sermon

約翰福音3章1-16

大綱:人在接受耶穌到自己的生命裡時,能夠經由聖靈體驗新生的奧妙。

我還是大學生時,有位婦人開始參加我的教會,每個主日都坐同一個位子。教會的牧師看到了,想好像哪裡看過這女人。就到些自己曾翻閱過的雜誌裡看,竟看到女人在富比士裡,是特別報導中全球商業界最成功的十大女性之一。那牧師心想,“他在這做什麼??”

不久後牧師收到女人的邀請到她家裡去。牧師開車到了她的社區一看,吃了一驚、因豪宅都像宮殿一樣富麗堂皇。門口有男管家招待他進去,家裡寬敞又華麗。女人貝蒂精心打扮地走出來。那牧師不大知道要說什麼,就閒聊起來。

過一陣子牧師就好像暗示談話告一段落,準備走了,但貝蒂突然說,“你是牧師,你是不是應該問問我的靈魂最近過得如何呢?”

牧師說,“噢… 我正要問你呢。那…你的靈魂如何?好嗎?”

“噢!太糟了!

我最近被診斷有威脅性命的癌症。我一生都專注於如何在事業上成功,如何賺錢,而現在要面對死亡,我才發覺那一切都是那麼的空虛徒勞,且對死亡完全沒有心理準備。

牧師就跟她說明,因為基督在十字架上為我們犧牲自己,所以我們每個人都已經被打理準備好了,在死去面對祂的那一剎那都可以是純潔無瑕的、能夠得到上帝的寬恕。她很用心聽著。牧師說,再過來的那些主日裡,她都容光煥發。很顯然有事情發生了,上帝為她做了神奇的事情。幾個月後她過世了,但就像十九世紀傳道士DLMoody曾說的,“他並不是真的死了,而是在那一天,她會從所未有的感覺到真正的活著,活生生的站在創造她的主面前。

人們通常都認為那些陷於貧困、酗酒和濫用藥物、或有憂鬱症的才需要靈性上的覺醒,讓他回到正軌。而我們也會覺得那些世間像貝蒂那樣頂尖的人、成功的人,倍受尊敬、住在豪宅、看似被親朋好友圍繞、好像就理所當然的不需要什麼靈性上的覺醒。我們第十教會裡就常講,我們外表看起來再怎麼好,內心都至少有一處是破碎需要上帝的恩典的。

記得與查克·科爾森的交談,他曾是理查德·尼克森總統的內閣高級成員,與有錢有勢的人走得親近。他對我說,“在某層面上貧窮要比有錢來的好。你窮的話,就還認為錢能帶給你快樂。你是有希望的。但若你有錢,那你就知道真相。那些世間認為是極為成功的有錢人,某角度來說比窮困潦倒一無所有的人還要更貧窮。他們雖然希望他們的錢財、名譽、他們所成就的,會讓一切都ok,帶給他們個人價值的實現以及滿足與快樂。但實際上那些都不能。什麼都沒有改變、他們還是原來的樣子。

我們今天來看耶穌和一個他們世界裡極為成功富裕、極受尊敬的領導人物兼教育家、是怎麼互動的。這人在世界看來已經有了一切。但他卻意識到生命中還缺少了什麼。所以他有一晚來找耶穌,尋求答案。他的名字叫尼哥底母,他的故事在約翰福音3章。

約翰福音 3:1-16
Chinese Contemporary Bible (CCB)
論重生
3 有一個法利賽人名叫尼哥德慕,是猶太人的官。 2 一天晚上,他來見耶穌,說:“老師,我們知道你是上帝差來教導人的,因為如果沒有上帝的同在,沒有人能行你所行的神蹟。”
3 耶穌說:“我實實在在地告訴你,人若不重生、生於上頭[a],就不能看見上帝的國。”
4 尼哥德慕說:“人老了,怎能重生呢?難道要再進母腹生一次嗎?”
5 耶穌說:“我實實在在地告訴你,人如果不是以水和聖靈生的,就不能進上帝的國。 6 從肉體生的還是肉體,從聖靈生的才是靈。 7 所以我說你們必須重生,你不要驚奇。 8 風隨意吹動,你聽見它的聲音,卻不知道它從哪裡來,往哪裡去。凡從聖靈生的人也是這樣。”
9 尼哥德慕又問:“這怎麼可能呢?”
10 耶穌說:“你是以色列人的教師,還不明白這事嗎? 11 我實實在在地告訴你,我們所說的是自己知道的,所見證的是自己見過的,可是你們不肯接受我們的見證。 12 我對你們說地上的事,你們尚且不信,要是說天上的事,你們怎麼會信呢? 13 除了從天上降下來的人子[b]以外,沒有人到過天上。 14 摩西在曠野怎樣舉起銅蛇,人子也必照樣被舉起來, 15 叫一切信祂的人都得到永生。
16 “因為上帝愛世人,甚至將祂獨一的兒子賜給他們,叫一切信祂的人不至滅亡,反得永生。
Footnotes:
約翰福音3:3 “重生”或譯“生自上面”,7節同。
約翰福音3:13 “從天上降下來的人子”有古卷作:“從天降下、仍舊在天的人子”。

我們來看看為什麼重生自上方是必需的,是上帝的工作,還有我們在這新生裡面扮演什麼角色。

先給些背景資料。

第一節裡說尼歌蒂姆是法利賽人。那麼我們今天一聽到法利賽人,就想像到自以為是的偏執狂。但在耶穌時代,法利賽人是勢力龐大受民間敬仰的最高組織,成員都對他們的信仰以及過聖潔的生活非常重視。尼歌蒂姆是猶太執政委員會Sanhedrin成員,是公會的70人之一,全世界的猶太人不管是平民還是神職人員,都歸他們管轄。他也被稱為“以色列的老師”,這可能表示尼哥底母被認為是耶路撒冷最偉大的教師之一。也有一些證據顯示他來自貴族家庭,相當富裕。

第二節裡讀到尼歌蒂姆夜晚來見耶穌。

他為何要晚上來找耶穌呢?大多是因為耶穌做了說了些什麼讓勢力龐大的宗教機構引起爭議的事吧。尼歌蒂姆摸黑去找耶穌應該是為了要低調行事避免紛爭。

尼歌蒂姆為何來找耶穌呢?

第二節經文說,是因為耶穌所作的神蹟意味他來自上帝。那他做了哪些表徵性的事呢?約翰福音第二章記錄耶穌的第一個神蹟:在迦南的婚宴上將水變成酒。

我們可能無法將水變成酒。但是若聖靈在我們生命裡做工的話,那就會有一股如酒一般的生命力、活力、能量,一股喜樂,讓我們更想去認識生命和快樂的源頭。讓我們原本是像水一樣普通的人生,變得跟美酒一樣香醇。

在東京企業界工作時,那裡階級制度極重,我有點不習慣,但也得入境隨俗。我雖然會對長官級的用極恭敬的態度以及用詞,對他們用心,但我也對公司裡其他的人,中下層的人,一樣用愛心與尊敬對待。人家是會感受到的,也會反映出來的。他們也會問我為什麼總是那麼快樂又對人用心。我就會對那些看似有點興趣的分享我的信仰,也邀請他們到我在東京的教會。

我們大多時候不可能把水變成酒,但對哦們絕對可以活出精彩,喜悅,活力,聖靈的生命力,讓別人都好奇。

我們教會裡的傑西卡富,在Starbucks上班。就在教會旁。所以我們教會的很多人都在那裡買咖啡。他注意到,有一群特別的人特別的相親相愛,對人也特別專注,真誠,善良友好。還發現,那些人原來都是同一間教會的。他們邀她來聽音樂會;她就來了,聽音樂會時又在第十教堂看到更多她上班時特別注意到的好顧客。於是開始參加禮拜還有青年小組。結果,一年前的復活節受洗跟隨耶穌了。

但一開始是因為跟她互動的這些人令他特別好奇,起了許多疑問。

桃樂思梭爾曾說過,活出美麗又奧妙的一生,到那種程度:能有那麼美麗又奧妙的生命的唯一解釋,就是有一個活生生的、疼愛你的上帝同在。

耶穌對尼歌蒂姆說,我真的跟你說,沒有人能見到神的國,除非他重生。

魯益師在他的經典著作中指出,上帝的目的並不是要讓好人更好一點,稍微地改良一下讓我們的現有版本。他的目的是要把我們更新,造新人。若我們是馬的話,他不是只要我們跳高一點跑快一點,而是要變成新的造物,像是有了翅膀之類的。

耶穌對尼歌蒂姆,一個已經是“好”人的人,說,“你需要被重生。”

尼歌蒂姆的回答是,“人都老了還怎麼重生呢?不會又再回娘胎一次吧?”耶穌回答,我實在告訴你,除非生於水和聖靈,無人能進神國。你不要惊奇。 8 风随意吹动,你听见它的声音,却不知道它从哪里来,往哪里去。凡从圣灵生的人也是这样。

重生這個字在我們今天的多元社會裡有許多含義,很多都很負面、刻板、被用爛了。像人家會嘲笑,你是重生的基督徒。希臘文裡的重生意思是,從上而生、從神生,所以耶穌在講這些聖靈與水的生,很可能是在想以西結36章25-27節的:

25 ,我會用清水灑在你們身上,你們就潔淨了。我要潔淨你們、讓你們脫離一切的污穢,棄掉一切的偶像。 26我會給你一個新的心臟,將新的靈放在你們裡面,我會從你除掉石的心臟,賜給你們肉的心臟。 27我必將我的靈放在你們裡面,使你們順從我的律例,謹守遵行我的法律。

水在經文裡是代表聖靈的工作。水表示潔淨,聖靈清潔我們準備讓我們進入新生命。使徒們為什麼說,“悔改吧,轉向神,受洗吧“是因為在洗禮的水中有著奧秘,就像在聖餐的麵包和酒裡一樣,我們能經歷靈裡的潔淨。靈和水,要一起用,聖靈進入我們生命時,我們被上帝的水洗潔了。而聖潔、奧妙的洗禮之水,會幫助這種靈裡的經驗。

耶穌不只講到水,他也講風。說8 风随意吹动,你听见它的声音,却不知道它从哪里来,往哪里去。凡从圣灵生的人也是这样。也許耶穌在想的是以西結書37章,枯骨的異象。上帝將先知以西結帶到一個充滿了枯骨的山谷裡,全副的人的枯骨。上帝的靈吹過這些骨架時,它們開始抖動作響,拼湊到一起,長出皮肉,上帝的風、靈縈繞於上方,這些就充滿了生命,有了皮膚。耶穌是在說,要人真正的體驗上帝的國,就是上帝在他生命裡、他的世界裡的同在和上善的統治。,他們必須要從上面被重生,被聖靈所生,由風所生。

我們活在一個自以為操控一切的世界裡,但經歷新生命,被重生,出生自上方,是只有上帝才能做到的事情。我想這古人如何經歷他們靈裡的覺醒,想著自己生命裡的覺醒。我真的很肯定這不是源自我們自己,不是我們自己去引起的,絕對是像接受一份禮物那樣的處於被動角色。

想想約翰衛斯理,十八世紀英國人。他在牛津唸書,是個有紀律道德、寬厚慷慨的人,常扶貧濟弱還花很多時間探訪牢裡的囚犯。他甚至會做短期傳道服事,到美洲去傳道給印第安人,但回航時,問自己說,我去叫印第安人皈依基督,那誰來服事我皈依呢。有一天他在牛津一個查經小組裡,在聖Aldates街上有人讀著馬丁路德的羅馬書的評論的前言。那對所有其他人來說也許很無聊,但衛斯理那時候說他心裡很奇怪的浮起一股暖意,感到自己的罪被赦免了,連他的罪都是。

魯益師,20世紀的文學大師,是個正人君子。他不像奧古斯丁一樣荒誕淫亂,也不像衛斯理那麼虔誠。魯益師在牛津是個教員,也是個懷疑論者。他無法詳細說明他頒依基督的來龍去脈,但他說有一天他去動物園,坐在弟弟/哥哥摩托車的側乘客座上。他說,我們出發時我不相信耶穌是上帝的兒子。我們到了動物園時我就信了。他說,很多人說他們是“求神者”,信仰靈性的追求者,但對我來說不是這樣。上帝是獵戶我是鹿。祂拿槍指著我,發射。精準無誤。看見上帝這神秘的妙筆嗎?

我在東京時邀請一位家人的朋友到我們教會,一位小姐。她住在東京最上流時髦的區,富裕、優雅、美貌,感覺是個好人、佛教徒。她在一家有名的公司上班,有著令人羨艷的事業,還是因為興趣喜好工作而非為了糊口。她有天來到教會,我想是她平生第一次。之後,我站在人行道上和她聊起來,她含著淚說,我不知道如何形容,但我感覺自己完全潔淨了,並且被換新了,像是小時候還是小女孩的感覺。在我身上發生了從所未有的事。我相信她是體驗到了“從上面被重生”

我們無法控制河往那裡流、風往哪裡吹,但我們能看到風和水的踪跡。跡象。水潔淨、風改變事物。

我和太太假日帶狗狗去森林裡散步時,會看到有沒有強風經過。樹木會彎曲、樹枝會斷。我們看不見風但卻看得見他所做的。

同樣的,每個由水和靈所生,由上帝所生的,我們看不到聖靈如何在人生命裡做工,但我們看得見他的效果。有一種新的潔淨,有一個新的生命,有一股新的喜悅,並有一份新的平安。被“從上而生”是神的作為。是一個神蹟。

偉大的神學家喬納森·愛德華茲視正宗皈依基督為上帝作為,而不是他們作為。這個轉變更貼切來說是認知、肯定上帝在生命中掌主權的工作,而並不非全是“決定”跟隨耶穌。

那,是上帝的工作,但又沒有我們可以做來幫忙孵育新生命,做點貢獻的呢?

就生人這件事來說,我們雖然無法控制保證結果,但當然可以做些什麼。雖然受精/緣起、胎兒的孕育成型,還有出生都是上帝的禮物,但當然有我們可以做的,讓這些事情都能較順利的發生。

靈性方面來講,有些我們能做的是可以幫助培養靈命在我們和他人裡面生起發芽抽枝。

那是什麼呢?

尼歌蒂姆作對了。就是來向耶穌求教,讓耶穌影響自己。我們這麼做時,其中會發現的是上帝對我們的愛。

在這可能是最有名的一句經文裡:耶穌說6 “因为上帝爱世人,甚至将祂独一的儿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祂的人不至灭亡,反得永生。所以要培育上帝在我們裡給的新生命,好像要懂一點有關於上帝的愛。我讀著這句話,回想那時候初始接觸上帝時的感覺,從上被新生的感覺,我記得,在那剎那,我清楚感受到上帝對我的愛。

那時候之前我雖然相信有一個很高的存在,某個神,但一直覺得很遙遠。我對神來說,只是個外人。青少年時,我的思想是以“小團體、一幫人”主導。所以我就覺得上帝的“那一幫人”一定不包括我在內的。若一定要細想的話,就是上帝一定不喜歡我,對我不滿意,對我生活的方式不滿意。但我第一次以自己能了解的方式聽到有關上帝的事,我感覺到一股“上帝是愛我的”感受。

因為我們在約翰福音3裡和其他經文篇幅裡讀到的,還有我自己的經驗,若我有機會跟其他人講起神的話,總會強調的其中一件事就是,上帝是愛他的,在乎他的。

雖然這種事不常發生,但是我偶爾會與某人在公眾場合聊到信仰方面的事情,像是在飛機上。

有一次從洛杉磯非會溫哥華,坐在個事業非常有成就的人旁邊,他就說,他覺得就算他成為他領域裡世界最頂尖的,他的內心還是會像現在一樣空虛。他想找到他生命的意義。所以在看維克多弗蘭克的經典書,活出生命的意義。

快到溫哥華時我說,我知道你不見得相信有神,但若有神的話,有沒有可能是這位神那麼愛你,在你剛好在做靈性的尋求時,還幫你安排了我坐在你旁邊,並從洛杉磯一路聊到溫哥華呢?

就連不相信有神的人都會感覺上帝不滿意他。上帝對他生氣,或最起碼不是上帝的寵兒。最疼愛的那個。再拿我自己來講,我讀經時,還有生命裡經歷的,知道我還是個罪人時,遠離上帝時,上帝已經用行動證明他對我的愛。我還是個罪人時耶穌就已經為我受死,對我伸出他的手。真的是上帝的愛。

還有另一個能幫助人經歷新生的就是明白耶穌能賦予永恆的生命。聽到永生時大多會想是來世,在天堂,另一個我們期望參與的時空世界裡。但耶穌用到永生一詞他不只是在說未來的世界,他實際上在形容我們現在就能與上帝同享的生命。當耶穌說,“天國”時,他不只是在講未來,他也是在講一個現在就在入駐我們現有世界的一個新現實,是透過他的上善權柄、統治的,就在當下。無論何時只要有機會,有門打開我就會對人們指出這個提供永生的耶穌

我之前有講過兒子Joe到新學校,有人對我和太太說了一句非常有誠意,打心裡讚賞我們的話。我真覺得是一生中聽到最有意義的嘉獎。我當時真感覺若沉默不語或客氣的說句謝謝,就是不道德的抄襲盜用行為,我被動地接受的讚美不應屬於我的。因為那被讚美的事物不是源自我。所以我就說,“我不是很確定你描述的真的是我們,但是若我們有任何一分是像你所說的那樣的話,那是因為上帝在我們的生活裡。祂真的造成很大的不同。。我當時也沒說,”翻到約翰福音第三章,就在你電話上!但我的確給了小小見證,指向生命裡享有的永生的源頭。

那麼我就再次強調上帝對人的愛,還有我們能透過耶穌,現在就經歷永生。強調了上帝的愛,還有耶穌裡的永生,還有,我盡力“傾聽”別人。耶穌在約翰3裡雖然他是上帝的獨子,雖然他可能是全人類史上最聰明的人,卻沒把所有時間花在對你可蒂姆訓話。反而,他接受聆聽你可蒂姆的問題。他傾聽。

Todd Hunter在阿爾法事工組織做領導很久了,他說以往人們來信耶穌是透過聆聽、聽道,聽講解清楚的福音演說。現在,他越來越發覺人們信耶穌是透過講話,經由一系列的咖啡或午餐的聊天面談道出自己的疑慮和問題。他說我們能為人家做的最好的事就是傾聽,給他們一兩個思考點,讓他們自自己說著說著就說到上帝那裡去了。在第十教會和阿爾法事工我們都非常鼓勵你們講出問題、疑慮、疑惑。

還有另一個最近有聯絡的住溫哥華的朋友,他說要到多倫多看弟弟弟妹、還有她疼愛的小侄女。他說侄女要到拉丁美洲去事工,幫助窮困的當地居民建造房屋。他說,太神奇了,我侄女才12歲,不知道他謹慎的老爸,我那謹慎的弟弟怎肯答應的。雖然是跟團體,學校或教會不記得了,但我真的很欽佩他們一家。女兒真的太棒了。

我就想到說不定她弟弟一家人是基督徒。就問他成長過程中有沒有信仰生活。他說完全沒有,很小父母就離婚了,但我弟弟開始了柔道而且從小就一直都在問那些生命中最大的問題。他們就開始去教會。我和她就轉移話題,但下一次我會問她更多有關他弟弟的信仰!我就寫信跟他說我會在多倫多開講,邀請他弟弟一家參加做我的客人。重點是想問他,他那麼崇拜他弟弟一家,他們的美好是否部分來自他們的信仰,就鼓勵她問弟弟關於這個,問些問題,聽聽看答案。

我們看到耶穌和尼哥蒂姆是這樣:評論,回答,問題,回覆。我們不精確的知道什麼時候,什麼方式,但我們的確知道你可蒂姆往耶穌方向靠近。約翰福音第7章當法利賽人譴責指控耶穌時,自己也身為法利賽的你可蒂姆為耶穌辯解道,“沒有聽證會能定人罪嗎?”還有約翰19裡有明確的跡象他已經由上而生了。耶穌基督被釘死十字架後,尼歌蒂姆和亞力馬太的約瑟夫,另一個富有又成功的人,去求羅馬政府要回耶穌的屍體,為了清潔、放香料、以亞麻布條包裹,做下葬的準備。

尼哥底母和亞利馬太的約瑟這是一個令人驚訝的大膽舉動,在當時幾乎所有的耶穌的追隨者都逃離出城,害怕因與耶穌有關聯而被殺害。他們走上前去大膽地要求,顯然是跟耶穌有關係。另外,他們做的事情,如清洗耶穌佈滿淤血粘結塊的身體,並準備為他下葬,是當時文化風俗裡只有奴隸和婦女會做的。

尼哥底母顯然已經被神改變。(原本尼歌蒂姆只敢黑夜去找耶穌)

我們的傑西卡也在發現這點。他最近告訴我去年他認識基督的那年,是生命中最深刻,改變最大的一年。他前所未有地感覺到上帝的同在。從前她對流浪漢特別反感。現在對無家可歸的人確有新生出來的同理心。他也對一個很難去愛的朋友有股新的關愛,對家人也是。他在經歷新生,變成一個更勇敢的人,更謙卑的人,更勇於付出,勇於關愛的人。

魯益師在著作“返璞歸真”的結尾寫道:“放棄自己,就會找到真正的自我。失去你的生命/生活,你就能拯救保存它。屈服就死,成全你野心企圖心的死、每天最愛的念想的死、全身的死。最後,以你存在的每一根纖維屈服,你就會找得永生。不要留下任何一點保存。沒有任何你沒給出去的會真的屬於你。沒有任何在你裡面還沒死去的能夠被死裡復活、起死回生。若尋找自己,長遠來講你只會找到仇恨、孤獨、絕望、憤怒、毀滅、腐爛。但尋找基督,你就會找到祂,並其他所有一切都已經附加在祂那裡了。

第一次出生不容易。被從上面誕生也不容易。但耶穌說,看哪,我正將所有再造翻新。靈裡的從上重生,就是那份會帶來所有其他一切的禮物。

 

About R. Lin

依靠主8年。感謝主給我們好老師和好教材,欲將在北美聽到的講道以及課文翻譯成中文與更多朋友分享。提姆凱勒有一句極有趣的話:文是為福音所造。"The ultimate purpose of language is the Gospel." - Tim Keller 福音美兮,願我在這裡的拙文能同大家享受也分享上帝的福音。 現職建築工程業界,禱告順服給上帝使用。 C.S. Lewis Institute Fellow (Chicago Chapter) 魯益師研究院 同仁 Registered Translator in British Columbia (Chinese to English); Translator and interpreter of English to Chinese literature Enthusiast of Christian apologetics, art, culture, history, literature, religion, science, philosophy, design, music, and thoughtful living.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Tenth Church Vancouver 溫哥華第十教會, Translated Sermons 主日講道內容翻譯 and tagged , , ,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