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愛而得勇氣 Beloved and Bold (Chinese)

耶穌的人際關係講道系列

Date: February 2, 2014
Speaker: Ken Shigematsu 原英文聽講 for original English sermon audio click here
Translator: Rosa Lin

馬可福音1:9-13

大綱: 我們經由洗禮和敬拜來體驗上帝能讓我們康復的愛

您若看過她在TED網站上的演講, you know that she has done ground breaking research in the area of how people experience shame您會知道她在人的恥辱感方面有突破性的研究。她工作中經常要給人這句話,“永遠不夠…如何如何”。她說,幾秒以內人們馬上會講此句填入自己腦內的錄音:

(一個一個慢慢看:)

永遠不夠好

永遠不夠完美

永遠不夠苗條

永遠不夠有地位/權勢/能力

永遠不夠成功

永遠不夠聰明

永遠不夠確定不夠肯定

永遠不夠安全

永遠不夠特別不夠優秀

她跟人談到這些句子時,對方都會用手摀住臉,或說,哎哎呦喂呀痛,別說了,或,走開。

有時候我有機會能跟極為成功的人相處。 他們可能是宗教領袖、商業大亨、暢銷作家、或被時代雜誌譽為在其領域中最具有影響力的人。我對他們很好奇,所以時機合宜時我總會問,你這麼有成就,還被公認是您領域裡最成功的人,那麼,你自己覺得你成就足夠了嗎?你能放鬆一下了嗎?我問過所有的每一位人士都回答,“不。”在我看來我們覺得超級成功的人也會有缺乏感,那種,就是不夠的感覺。

我們正在準備冬季奧運的開幕,在索契,很難相信溫哥華冬季奧運已經過了4年了。有部電影叫“凍馳”是根據一個真實的故事,描述牙買加的雪橇隊在卡加利1988冬季奧運的比賽過程。是的,來自牙買加的選手要在冬季奧運裡競爭奪獎!

電影有一幕是教練爾夫與其中一位隊員戴斯的談話。戴斯將贏奧運金牌作為人生目標。他相信他只要做到那一件事,他一生就圓滿成功了。教練看到他的野心就告訴他,“我曾把把贏作為生命的全部。當你把贏作為生命的全部,你就得無論如何繼續不斷的贏。懂嗎?”戴斯回答,“不懂。你贏過兩個金牌。你什麼都有了。教練爾夫說,戴斯啊,金牌是極好的,但若你沒有它就不足、不夠的話,你有了它,更會永遠都不夠。”

我知道這方面有許多不同的意見,但我的經驗是:我還沒碰過幾個人是真有很紮實、很透徹的“了解自己、了解自我”感覺的。反之,多數我碰見的人,包括哪些超級成功人士,都掙扎於“空虛的自我”。有時,這會以被動,不進取,不敢冒險的態度顯示出來,但有時也會以強烈的求成功慾望彰顯,如為了高人一等而執著又不擇手段。也會以物慾,種族心態,或性別歧視心態張表出來。耶穌有比歷史上任何其他的人都更圓滿,更健康的自我意識,而這是來自他和天父,上帝的關係。

今天我們開始新的系列,是關於耶穌與他人的關係,也符合我們“共同生活”的大主體。我們要來看看耶穌與他父親的關係,這如何雕琢塑造他;也會看我們與天父的關係,這段情感如何塑造我們,讓我們康復。

馬可福音1:9-13

9 那時候耶穌從加利利的拿撒勒來,在約旦河裡受了約翰的洗。 10 他從水裡一上來,就看見天裂開了,聖靈像鴿子般降臨到他身上。 11 又有聲音從天上來,說:“你是我的愛子,我對你很滿意。”12 聖靈隨即催促耶穌到曠野去。 13 他在那裡四十天,受撒但的試探,和野獸在一起,有天使來服事他。

Pray

我們來看耶穌和他天父的關係如何塑成他的身份/人格/個性;然後我們來看,當我們跟耶穌透過受洗結合時,跟天父透過敬拜讚美結合時,我們的身份和特性也被強而有力的塑造出來。

我之前有講過,耶穌還是小小孩時,應該不知道自己是上帝的獨子,是道成肉身/上帝成了血肉之軀。他應不知道,而是逐漸逐漸了解的。有多位聖經學者相信,耶穌是上帝獨子的身份,是他受洗的那剎那才明確的。我們讀到,耶穌自己的表哥,偉大的先知約翰,在約旦河中給他施洗。耶穌出離水面時,我們讀到他看到天堂打開了。你聽到天堂一字也許會想到金子珍珠砌成的大閘門,金子鋪成的大道,飄在彩虹上某個地方。但聖經講天堂時,是指上帝光臨,進入了平凡的真實世界,進入人間了。

那麼,“看見天堂打開”就不是指看到鑲滿珍珠的雄偉大門打開,而是指,有一道隱形的布簾,跟我們很近很近就在我們身邊的,突然被拉開來,你本應該看到木頭牆壁,或其他人,或街道,樹林,或在耶穌當時來看本應是那條河和沙漠,但是,你看到的卻是完全另外一種現實,另一度空間。當耶穌越來越注意到這駕入他生命的新現實,他聽到一個聲音,上帝的聲音,“你是我的愛子,我對你極滿意,喜悅你。”上帝說耶穌,“你是我寶貴無價的兒子,我無限的寶貝,我真是對你喜愛得不得了”

福音裡過一陣子我們看到耶穌與他的學生彼得雅各和約翰到山上,天堂又打開了,上帝再一次說耶穌“這是我的兒子,我對他極滿意,要聽他的。”

上帝為什麼要對她的獨子公開的說這些肯定的話呢?

有一部分原因,這是有名的評論家Dale Bruner說的,是因為上帝在對我們說,說,你們所有想要知道有關於我的事情,我都放在耶穌裡。你要認識我,就去找耶穌,去跟耶穌在一起”

所以有一部分是為了我們而講的。

但也有部分是為了耶穌。第13節讀到耶穌就要進入40天在沙漠中的禁食和受極端的試探。他也即將進入他的服事事業,那會要他同時面對愛戴崇拜與敬仰,也要面對激烈的反對、仇視和生命危險。

上帝在肯定耶穌後,馬上把他以聖靈送入沙漠裡受苦受難。所以,上帝愛我們並不代表我們就不會受苦。

我相信耶穌身為人,需要受父親肯定的話語來增強,“我愛袮,我深深的對你感到滿意,”因為耶穌知道他是深深的被愛著,所以才有力量去接受挑戰,承擔他要在沙漠裡,甚至服事事業中都會面對的壓力和痛苦,而無論他要面對的處境是多麼令人沮喪,甚至收到虐待,他都會以圓滿有力的真我與人相處,就像我們在經文中看到的一樣。

那這如何適用於我們呢?

上帝對他兒子耶穌有溢滿出來的愛。

那對我們來說有什麼意義呢?

上帝對耶穌的愛跟我們有直接關聯。

當我們受洗時,不可思議的事情會發生:我們會浸入到耶穌的屬靈真相裡,上帝不再把我們看做罪人,雖然我們還是感覺自己是罪人,也會繼續被試探,但上帝會看到我們是在基督裡面。

我們幫人施洗是因為新約的希臘原文本意是,浸於水中。我們受洗時,整個浸在水裡。上帝看我們受洗,是看到我們整個浸在耶穌裡。施洗的水,也代表潔淨清潔。水洗淨我們。若我手髒,我把手整個泡在水裡,我的手會變乾淨。當我們浸在耶穌裡,上帝看我們就是乾淨,純潔,聖潔如耶穌,因為我們就是在耶穌裡。

所有上帝聲音裡對祂兒子耶穌基督的親情、恩情、愛,都經由受洗時傳輸到我們身上了。所以,若你要經歷作為上帝的兒子、女兒的真實,但卻從未受洗,今年就受洗吧。有一個真正在耶穌裡的標記,真正信主的標記之一,是我們有一股被天父疼愛的感覺。

人文主義心理學家Carl Rogers在50年代時鼓勵我們要“相信自己,並不管對方說什麼做什麼,都對彼此要無條件地維持好話/好態度。

福音書給我們的更好。

借用作家艾利斯菲茨拍催科一句話,福音書說,“我比自己決不敢相信、永不願承認的程度還要更罪惡、更壞更差,但卻是在自己永不敢奢求的程度之上更被愛、更被歡迎、更被接受。”

福音書不否認我們的罪惡,我們都有性格分裂,都左右為難,都做一些我們不想做,不應該做的事,而不做我們該做,想做的事。我們有黑暗的一面。

福音書不只是說,我們就是這樣以自己本來的原貌,被上帝愛著。那沒錯,但,福音書講的是更棒的:我們在基督內,以自己本貌被上帝愛著。

我們在受洗時完全浸在他的真相裡,我們因為在祂裡面,而被上天視為完美。

艾利斯菲茨帕崔克說得很對:我們有如此的缺陷,是那麼的差,遠比自己決不敢相信的程度還要更差。但我們是那麼被愛,被愛的程度是我們永遠不敢奢望的。

當我們感受到被自己欣賞的人深深愛著時,我們的靈魂、精神會為之一振,我們會更有活力,更勇敢,更有希望,我們會更完整圓滿。

我第一次踏上加拿大土地是在7歲那年的二月。我們一家人從英國倫敦搬到此,暫時借住在表兄弟家,在溫哥華champlain heights一區。我記得那個二月,上學第一天是多麼緊張。我們沒帶很多衣服,我就穿著英式的學校制服。毛尼料灰色短褲。繡紅邊的灰色襪子,繡有校徽的黑色西裝外套。因為要到公立學校,所以對自己的英國腔非常在意。記得有一個小孩問我,為什麼你冬天還穿短褲啊?”我回答“在英國我們冬天短褲夏天長褲。”我騙人說謊。

有天早上我走出表弟家要去上學。我快走到完停車道底要上行人道時,舅媽對我用日語喊道,“Ken 你回來一下”我回到房子裡。舅媽說,我忘了給你這個。他給我一根AERO泡泡心巧克力棒。我非常非常高興。感到被愛。我還是不太想去學校,但我腳步輕鬆多了,自信也足了點。

當我們知道自己是被愛的,被阿姨姑姑、被父母親、老師、教練、孩子、朋友,和最重要的創造我們的上帝,我們會的到新的能量勇氣,新的充實感,讓我們能夠與人相處時也是有力量,圓滿的,讓我們也有力量面對苦難災害

我們能透過受洗、沉浸入上帝的真理中,知道自己是遠超過我們敢奢求的被愛著;我們也可以透過敬拜讚美來體驗這份愛。

我們單獨時或在群體中,敞開自己,就變得更能察覺到、感受到上帝祂聖潔,慈愛的同在。詩篇說上帝以特殊的方式,住在祂子民的讚美中。

當耶穌受洗時,我們讀到天堂剖開,上帝天父對耶穌這麼說,“這是我的無價心肝,我極為滿意的兒子”

我也講過類似的另一幕,當耶穌跟弟子彼得雅各和約翰在山上時,天堂又打開了,永生的上帝將耶穌罩在特殊的榮光中,重複說一次,“這是我的愛子,聽他的。”

耶穌的徒弟們聽到上帝的聲音,都虔誠恭敬的撲倒在地敬拜上帝。我們抽出時間敬拜上帝時,不管單獨或在團體裡,不但對上帝是恰當適宜的回應,也是讓我們更能感受到上帝的一種行為。我們感受到上帝的美善,自然而然會想崇拜祂,但我們崇拜時也能更深切的體會到上帝的同在。

無論是在靜修中敬拜上帝,回應聖經經文,或參加像這樣的主日崇拜,或創作時,對我們覺得是禮物的反應,我們能跟深切的體驗上帝,他的聖潔,慈悲,愛。經文教導我們說上帝住在祂子民的讚美裡(詩篇22:3)

你有沒有感受過別人對你的同情和關懷和愛,讓你能夠有力量渡過難關?或因受到肯定,被接受感,而將恐懼轉為能量和魄力?或經歷真正的美,洗去你的焦慮,讓你振奮起來,開心起來的能量?我們透過敬拜,能得到更多這種同情,鼓勵,愛的經歷。上帝住在祂子民的讚美中。

我妹妹偶爾會在家庭聚會時說,我們幾個兄弟姐妹能夠自由無掛慮的追求自己夢想的事業,就算這些行業不太穩定不太安全,但我們願意冒險,能夠承擔風險,是因為我們都感覺到,我們能回到父母身邊,無論如何他們都會愛我們。

也是有可能因為要討好父母爭取賺取他們的肯定而將事業下賭注。

也可能是你已經有你父母或重要的人的肯定了。

這兩件事外在看來一樣,但內在完全不同。

你可能是為了想要讓自己感到自己是足夠的,而盡全力去贏金牌(無論你的金牌是什麼樣子的),

也可能是全無恐懼擔憂不怕失敗的去爭取金牌,因為你深知自己已經足夠了。

後者為佳。

我個人天生是很好勝,競爭力強,對成就很專注的。但父母對我的愛,更多的是上帝對我的愛,充滿我的心,我感到比沒有這些愛,更滿足,更自由…. 完美地滿足,完美的自由。

因察覺到上帝的愛,我也更能讓自己從圓滿出發,也能夠有更大的平安面對困難和壓力

我們在耶穌的例子中看到,被上帝愛並不代表我們就會在溫室裡與困難隔絕。耶穌剛聽完他天父愛他,馬上就被帶到荒野裡去面對極端的試探和非常的苦難。

耶穌受洗時、敬拜時感受到他父親的愛,就得到足夠能量力氣去以圓滿的,有力的出發點,來與他人相處交往,並能夠承受苦難。

能夠感受到上帝的同在是多麼棒的禮物!

我最近常想到Dorothy Day 桃樂思帶。

桃樂思帶是一位出色的女性,1897年紐約市出生,年輕就夢想成為記者、作家,並在紐約市追逐這個夢想。他開始在一家叫做TheCall的社會主義出版報社工作,並參與極端的格林威治村運動。她因為參與激進的社會主義活動而被多次入獄。年輕女孩卻整日在酒吧混,結交許多男友並且放蕩不羈生活淫亂,懷了孕,痛徹心肺心碎的打掉了孩子,終究與永生的上帝有了驚人深刻的接觸。

她墜入愛河,與無神論者Forster結了婚。生了小女兒,很快樂。她在大自然裡認識了永恆的美。她開始禱告,並信靠了上帝。但因為如此,她的先生離開她。她在經濟大蕭條的起頭就淪落為單親媽媽,結果,她將生命的一切、領導能力、寫作創作能力,都獻給了窮苦的人。她做出了非凡的貢獻。

她替最普通的勞工做有力的代言人,創辦了有說服力的報紙“天主教工人”,發行量一度達十萬之高。她建造遊民收容所,給窮人發糧食辦居所,自己也住在那裡。她贏了許多獎狀。

桃樂思死前不久,她友人哈佛教授Robert Coles博士去探望他最後一次。她說,“就快結束了”。我想要回想,回憶一些這一生的事,上帝祂給我的。我前幾天寫下這句,“會被記住的一生”並且要寫自傳,寫重要的事情。但我沒法寫下去。我就呆坐那裡,想著我們的主,祂在那麼多世紀前來造訪我們,我就對自己說,“我最大的幸運就是能夠一生中那麼多時間都有祂在我心裡”。

她過了非凡的一生。她過世後,人們要拍她為主體的電影,天主教會要尊封她為聖徒,但她的徒弟們說,那不是他想要的。

她生命的盡頭她本能說,“我就乾脆的寫回憶錄自傳吧”作為最高成就。但她並不覺得她需要那麼做。她生命裡有上帝和上帝的愛,就足夠了。

經過我們受洗,敬拜,我們更能察覺到上帝,若我們每天結束時,能夠這樣說:“能有上帝在我心上那麼長時間,真是大大大好運氣,有福氣。認知這點也能夠給我們力量。

非洲主教聖奧古斯丁道:

一個一個慢慢看

愛在逆境中能堅忍

它在苦難中能壯大

它是窮人的財富

將死之人的活泉                 

愛是一切                

當我們經歷上帝的愛,我們就會變得更強壯,更自由,我們感到我們是合格是足夠的,是深深被愛的,那我們在人際關係裡也比較不那麼嫉妒,不抓得那麼緊,沒那麼困乏那麼需求,並且有更多愛能回饋給上帝和生命中的其他人。

 

About R. Lin

依靠主8年。感謝主給我們好老師和好教材,欲將在北美聽到的講道以及課文翻譯成中文與更多朋友分享。提姆凱勒有一句極有趣的話:文是為福音所造。"The ultimate purpose of language is the Gospel." - Tim Keller 福音美兮,願我在這裡的拙文能同大家享受也分享上帝的福音。 現職建築工程業界,禱告順服給上帝使用。 C.S. Lewis Institute Fellow (Chicago Chapter) 魯益師研究院 同仁 Registered Translator in British Columbia (Chinese to English); Translator and interpreter of English to Chinese literature Enthusiast of Christian apologetics, art, culture, history, literature, religion, science, philosophy, design, music, and thoughtful living.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Tenth Church Vancouver 溫哥華第十教會, Translated Sermons 主日講道內容翻譯 and tagged , , ,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